• <legend id="gpifr"></legend>
    1. <strong id="gpifr"></strong><strong id="gpifr"></strong>

    2. <ruby id="gpifr"><i id="gpifr"></i></ruby>

      0533-6185599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
      信芳園“誕生記”(一)

      信芳園“誕生記”(一)

      • 分類:玉兔故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1873-01-01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同治年間的周村,到處呈現出商業繁榮的景象。各類商鋪店號、作坊、工場,以大街為中心向四周輻射延伸著。位于南北下河兩岸、大街、藍布市街、魚店街、平等街、絲市街、狀元新街、下溝街等地段的商鋪作坊已基本連成了一片。這其中,除了當地人和附近地區的買賣人以外,還有許多來自濰坊、河北、山西、甚至是南方的買賣人。五行八作、前店后場,行商座賈、接踵云集,他們在此安家落戶,給周村增添了一番繁榮的景象。

      信芳園“誕生記”(一)

      【概要描述】同治年間的周村,到處呈現出商業繁榮的景象。各類商鋪店號、作坊、工場,以大街為中心向四周輻射延伸著。位于南北下河兩岸、大街、藍布市街、魚店街、平等街、絲市街、狀元新街、下溝街等地段的商鋪作坊已基本連成了一片。這其中,除了當地人和附近地區的買賣人以外,還有許多來自濰坊、河北、山西、甚至是南方的買賣人。五行八作、前店后場,行商座賈、接踵云集,他們在此安家落戶,給周村增添了一番繁榮的景象。

      • 分類:玉兔故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1873-01-01
      • 訪問量:0
      詳情
      同治年間的周村,到處呈現出商業繁榮的景象。各類商鋪店號、作坊、工場,以大街為中心向四周輻射延伸著。位于南北下河兩岸、大街、藍布市街、魚店街、平等街、絲市街、狀元新街、下溝街等地段的商鋪作坊已基本連成了一片。這其中,除了當地人和附近地區的買賣人以外,還有許多來自濰坊、河北、山西、甚至是南方的買賣人。五行八作、前店后場,行商座賈、接踵云集,他們在此安家落戶,給周村增添了一番繁榮的景象。
      民以食為天,吃飯是人們生活中的第一件大事。所以,每天市面上賣各種小吃的,是五花八門、各色各樣。除了少數有門面的館子飯鋪外,還有一些常年扎在一個地方,每天按時支起案子現做現賣的。更多的還是那些挑著擔子,挎著籃子、推著小車串街叫賣的小商販。
      也就是這個時期,在這常年串街叫賣的行列中,又多了一位年輕的新面孔??瓷先ザ畞須q,中等個兒,相貌長得平頭正臉,穿的衣服雖然是滿身打著補丁,但總是干干凈凈、整整潔潔的。說話也是那么和氣文靜。除了叫賣非說話不行,平時不怎么好說話,即便說句話也總是細言慢語的。他隔三差五地出現在周村街上,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地推著個木頭獨輪車子,一遍一遍地吆喝著他那句 “咸——菜——面醬唻!咸——菜——面醬唻!”
      在過去,無論是家境好的殷實人家,還是普通的老百姓,一年到頭過日子,除了柴米油鹽外,家家戶戶都有個面醬缸、咸菜甕。自己做的面醬和腌的咸菜一年到頭斷不了。春天腌椿芽,夏天腌黃瓜、辣椒,秋后腌胡蘿卜、水蘿卜干,冬天腌白菜、做茄子醬等等。所以,當地人很少有買咸菜面醬吃的,頂多是圖個新鮮買點自己沒有的花樣解解饞而已。買咸菜吃的大多是那些從外地來周村做買賣的人。什么時候想吃點兒什么咸菜面醬,就買點兒吃。買也是到醬園里去買,還很少見有推著車子串著街賣的。
      突然來了個推著車子賣面醬咸菜的,街里街坊們的人們感到新鮮的同時,或多或少地還帶著點兒不屑的眼神。年輕人的車子只要一停下,特別是這些女人們,圍上來的大都是那些女人們。盯著車子上大大小小的壇子罐子問的是那個仔細。每逢這個時候,年輕人總是大娘長嬸子短地叫著,并將車子上的壇子,一個一個地打開讓她們看,還時不時的從壇子里夾出各種新鮮的咸菜讓她們品嘗,你即便是不買,也總是那么客客氣氣、彬彬有禮。
      你別說,凡嘗過或買過這位年輕人咸菜、面醬的,還沒有說不好吃的。都說咱周村街上的醬菜鋪,腌不出這樣的咸菜、釀不出這樣的面醬來。時間長了,人們吃煩了自家腌的咸菜醬的面醬,也總想買點年輕人的咸菜面醬解解饞,換換口味。
      這位年輕人,叫徐紹儉,章丘人。剛上周村街來的這一年,虛歲剛滿二十歲。家里還有娘和一個妹妹。父親是一位十里八鄉出了名的釀匠,有一手釀醋釀醬油、做面醬、腌咸菜的好手藝。家里就自己一個男孩子,為了在家能給父親打下手學著做釀活,也沒讀過幾天書。跟著父親多年下來,父親的手藝也都慢慢地學的差不多了。就在來周村的前一年,徐紹儉的父親得了場病。為了給父親抓藥治病,本來不算寬裕的日子,變得更加拮據了。這樣也沒治好父親的病,不久,父親年紀不大就去世了。
      徐紹儉的父親在世時,就經常聽父親說過:“東邊兒不遠有個地方叫周村,要想做生意賺錢還是上周村去,爹這輩子若能把買賣做到周村去就好了”??上?,徐紹儉的父親忙了一輩子,累了一輩子,到頭來也沒能把這買賣做到周村街去。
      徐紹儉想,自己既然從父親手中接過了這份養家的手藝,一定要替父親了了這份心愿。再說,從家到周村也不過七八十里路,這點兒路在咱這些出力的人面前,也不算什么,不如直接就到周村街上去闖一闖。徐紹儉果真義無反顧地闖到了周村街。一個來回一百五六十里路,三天兩頭地跑一趟,真就趕起了周村街。
      徐紹儉一直是從西南進周村街,然后走油坊街向北經南下河再進興隆門,這就到了周村街上最繁華的地段了。時間一長走順了腿,這一路慢慢地也就成了他進周村街的一條固定路線了。什么時辰到油坊街,什么時辰到興隆門,上差下差也就一袋煙的工夫。這全都是為了那些買咱、吃咱東西的人,腳底上沒個數這哪兒行。
      南下河的興隆門前,道南有一家雜貨鋪,雜貨鋪的掌柜姓解。這天早上,解老板吃完了早晨飯剛下了門板,就站在鋪子門前東張西望地,像是等什么人似的。
      不一會兒工夫,不遠處就傳來了“咸——菜——面醬唻”的叫賣聲,只見解老板順著叫賣聲仰著頭望去。此時的臉上露出了平時少有的喜悅,嘴里一直自言自語道:“可把你等來了”!
      徐紹儉正推著他的那輛木頭獨輪車,不緊不慢地邊吆喝邊向前走,車子突然被攔了下來。站在了車子前的正是解老板。這時的解老板和和氣氣地向徐紹儉說道:“年輕人,你停一下,我問你句話”。
      這時的徐紹儉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便停了下來,抬頭看了一眼攔車子的人,只見是一臉的慈眉善目,好像沒什么惡意,便非常有禮數地回話說:“掌柜的,你有何吩咐?”
      解老板接著問道:“你是不是姓徐?”
      徐紹儉回答說:“嗯,是姓徐。”
      解老板又問:“你是不是章丘人?”
      徐紹儉又回答道:“俺是章丘人??!”
      解老板往前靠了一步又問道:“你認識不認識有位做醬油醋、做面醬腌咸菜,外號叫‘章丘香’的人?”
      徐紹儉看了看這位老板那急切欲知的眼神,回答說:“老板,你說的“章丘香”,那是俺的家父。”
      解老板帶著既相信又略帶懷疑的語氣緊接著又問了一句:“‘章丘香’是你爹?”
      年輕人笑著說:“哪還能有假,是俺爹!”
      這位解老板,老家是周村南邊的淄川,與王村搭界。祖父是本鄉的一位秀才,曾在附近的鄉紳家里做過私塾先生,解老板從小就跟著祖父讀四書背五經,在和他差不多的一撥孩子里面,算是學過一點兒東西的。有祖父的那幾年里,日子還算殷實。自打祖父去世以后,讓他那個潦倒落魄的父親,沒幾年就把本不很富裕的家境,弄了個凈光。最后還是抽大煙抽死的。為了養家糊口,才學著做買賣到了現在。
      解老板到周村也有幾年了,之前一直在王村章丘一帶,整天推著個貨郎車子,做走村串鄉的貨郎生意。在那一段日子里,他就經常吃到這位人稱“章丘香”的咸菜和面醬。
      徐紹儉    章丘人       
      1873年(同治十二年)創立《信芳園》。信芳園創號于周村古商城絲市街東首路南,鼎盛時期發展到9家分號300余醬缸,產品遠銷京津。
      徐紹儉的父親被稱為“章丘香”,還要從他做的那面醬說起。
      徐先生做的面醬,每趕到新一撥面醬出缸之前,總有一道活兒是少不了的,那就是往壇子里淋上香油攪拌。那時候,也只有那些家境好的人家才能吃上點香油,老百姓的飯碗里,一年到頭,連個香油星兒也沾不上。都說做買賣的很會算計,可“章丘香”就舍得這個本。你說,像這樣的面醬能不香嗎!這點談不上是竅門的竅門,“章丘香”從來也不背人,要不人們怎么就說,“章丘香”的心實誠呢。“章丘香”的稱號就是這么來的。到了徐紹儉這里,面醬還是這么個作法。
      前幾天,解老板的夫人買了包咸菜和一碗面醬回來,吃飯的時候,一家人像往常一樣,只管吃著好吃,也沒在意什么。等到解老板用筷子夾起一塊咸菜送到嘴里一嚼、一品的一瞬間,突然就感覺到今天這咸菜的味道和以往吃到的咸菜不一個味。接著又用大蔥蘸了一口面醬送到嘴里一嘗,更是覺得今天這面醬的味道是那么熟悉。
      解老板皺著個眉頭苦想著。想著想著解老板猛然一拍大腿說了一聲“章丘香”!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著實把正在吃飯的家人下了一跳。只見解老板急忙起身撿起包咸菜的紙,平展開一看,只見上面果然蓋著 “章丘香”大紅印戳,這下他全明白了。解老板手里攥著這張咸菜紙便問夫人今天的咸菜和面醬是從那里買的。夫人說:“這幾天,街上新來了個賣咸菜面醬的,大伙兒都說好吃,我這不也買了點兒嘗嘗。”打這天開始,解老板就像得了心事一樣??傁胫螘r能見到這位買咸菜面醬的后生。你說巧不巧,今天就讓他在自己的家門口給碰上了。
      這時的徐紹儉怕解老板不相信,回話這會兒,彎腰從掛在車子下面的袋子里,順手拿出了一沓包咸菜的紙,順手遞給了解老板。解老板接過來一看,果然,一張一張地上面全蓋著“章丘香”的大紅印戳,這和前幾年見過的是一個樣。徐盛久又接著撩起了自己的衣服,從腰上解下了一枚用木頭刻的印章,說:“掌柜的,這就是俺爹留給俺的印章,你看一看。”
      一面說著,一面將印章遞給了解掌柜。解老板接過印章,只見上面用陽文硬實實地刻著“章丘香”三個字。
      解老板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徐盛久,激動地說著:“是‘章丘香’,你,是‘章丘香’的兒子,沒錯!”
      解老板將印章遞到了徐盛久的手上,又接著問道:“你爹他還好嗎”?
      徐盛久說:“俺爹前年得了場大病,去年過世了。幸虧俺爹的這點手藝傳給了俺,讓俺今后還能有碗飯吃。”
      解老板激動地說:“孩子??!你爹是好人吶!要不是你爹,我這條命早就扔在章丘地里了。”
      說著,解老板真是像見了恩人一樣,一面拉著紹儉的手向屋里走,一面喊著,“快,來貴客了!咱那救命恩人的兒子來了!”
      解掌柜對著正在納悶的徐紹儉,說起了與他爹的一段往事。
      “那一年冬天,我推著車子從淄川往章丘送貨的路上,遇上了下雪天,一開始星星點點地下,還擋不住趕路,可是,越走雪下的是越大,一會兒工夫就把路都給封住了,四周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我來這里也沒走過幾回,路本來就不熟,這路被雪這么一封,再加上風卷著雪花打的兩眼睜不開看不清,一進章丘地,我就找不著北了。走著走著不知怎地,腳下一滑,連人帶車子一塊兒就滾到溝里去了。當時就懵了,只是感到兩眼烏黑渾身發疼,只想往上爬,可渾身沒有一點兒聽使喚的地方,怎么爬也爬不上去。只是一個勁兒地胡思亂想,這下非完到這一場里了。連摔帶凍帶餓,不一會兒就啥也不知道了”。
      “到了早上,雪也就停了。正巧你爹今天要去辦貨,要經過這里。這條路,你爹不知道走了多少趟了。道上哪里洼哪里有溝,哪里上坡哪里下坡熟著呢!走著走著他就發現這路邊有什么東西滾下去的痕跡,心里還嘀咕著,‘可別是有人下大雪摸不著路滾溝去了’。你爹這時就輦下車子,順著我滾下去的痕跡往下找,你爹還真就發現了我。你爹一個人弄不上我來,就截住過路的人幫忙,一齊幫著用繩子把我給救了上來”。
      “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你爹用車子推著我,在附近找了個場院屋子,又找來柴火,點上火給我暖身子。這天你爹的貨也沒進,買賣也沒做,一直伺候著我。我連凍帶餓,待了大半天我才緩過神來,幸虧沒斷胳膊斷腿的。你爹還把帶著的干糧也都給我吃了。吃了點東西,暖和了一陣兒,身子感覺到有點兒勁了。謝過你爹我就要走,你爹不放心,親自把我領到了大道上,看著我真的沒事了,才停住了腳步,站在那里一直看著我走遠了,才返了回去。當時,我正迷迷糊糊的時候,只就聽到幫忙救我的人,都叫你爹‘章丘香’。這一場要不是你爹,我非凍死在溝里不可了!”。
      解老板講完了這段往事,又對著徐紹儉說:“老侄子,我這條命是你爹救得,咱爺倆今天有緣分,不但讓我又吃上了‘章丘香’的咸菜面醬,還遇上了我救命恩人的兒子。今天,咱買賣不做了,咱爺倆好好地喝兩杯慶賀慶賀!”徐紹儉一個勁的直點頭。
      今天這酒,解老板可是喝得不少,而且是越喝越高興,開始還坐著喝,到后來喝著喝著站了起來,端著的酒杯晃晃蕩蕩地來到當街中間,沖著鄰居和東來西往地人們吆喝著:“‘章丘香’的兒子來了!‘章丘香’的兒子來了!”
      解老板高興地一晚上話就沒斷,沖著徐紹儉喊道:“你爹是“章丘香”,打今天開始,你就是‘小章丘香’。”
      從此以后,這徐紹儉在周村街上,也就有了自己的雅號---“小章丘香”。
      ——未完待續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上一個:
      上一個:

      山東玉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0533-6175599  傳真:0533-6185599   公司地址:中國山東淄博市周村區絲綢路1688號

      山東玉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9 山東玉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7010122號-1

      官方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淄博分公司

      一级毛片一级毛片一级毛片AA,久久99亚洲欧美,女同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品,免费一级a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